虽然我们已经告别了集体主义公寓式的家宅理念,但空间的大小与幸福的栖居理念并不是成正比。

也就是说“诗意的栖居”依旧匮乏。审美素养的缺失可能只是一面,更重要的是鲜见真诚的设计态度和谦逊的设计方法。
所以,我们今天尤其需要建立一种加斯东·巴什拉(Gaston Bachelard)所谓“家宅的诗学”——不是用设计规定生活的可能,而是去显现栖居的诗意和生存的本质。

应翠剑女士的“蝶居”空间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资探讨的范本。

 



应翠剑女士是中国著名的时装设计师,拥有“秋水伊人”、COCOON(可可尼)等四个时装品牌。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原因,应女士长年旅居英国,她游走于东、西方之间,具有敏锐宽广的艺术和文化视野。
在她为自己的“蝶居”所准备的作品中,既有展望、张恩利、徐震、刘韡等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代表作,也有英国艺术家Billy Childish 、德国艺术家Neo Rauch、Wolfgang Tillmans等人的杰作,此外还有她从世界各地甄选的一些中外古董家具。
所以,应女士心中的“蝶居”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别墅,而是一个极具个性的艺术收藏馆,一座诗情与品味的堡垒,一个理想之家。这里珍藏着主人与艺术相遇,她在这里生活,也在这里与造访的朋友们分享她的时尚观念和有关艺术的美好回忆。









显然,这件既精美又颇具气势的作品在“蝶居”中起到了玄关的作用。而后面的整块玻璃,又把院落中的游泳池和园林景观借到室内,形成了一种豁然开朗的的景深和山水融合的效果。
院落中游泳池的设计不但具有使用功能,也关联着访者对于大卫·霍克尼(David Hockney)艺术的联想,中西之间、古今相对,颇堪玩味。





而对面壁炉上的法国古董镜面,又把张恩利的幻觉空间进一步镜像化。画面上的“通风口”与实际的天窗相呼应,画面中淡绿色的地面又与橙黄色的地毯形成了一种色彩的和弦。
徐震的《天下》沉重到无法上墙,但美丽的如同一块巨大的裱花奶油蛋糕般令人难以割舍。
所以它被装框横置于地面,变成了一件具有使用功能的家具,这非但没有损害徐震的艺术,反而使这件作品的含义更为融洽。
对这件作品的巧妙处理,使之成了整个空间最为幽默而又温馨的亮点。




阳光房把室外的光线和植物影绰的身姿引入室内,意大利彩色硬石镶嵌桌面上缠绕的植物装饰、法式的新古典家具婉转优雅的线条以及墙面上Billy Childish 的作品《Path Thru Birch Trees》中的韵律变化。
所有这一切都在提示线条、节奏和交流的主题,它们相互映衬、相得益彰,在暖意融融的阳光下交响,显得生意盎然。



书房是应翠剑女士独享时间的又一绝佳选择,整个空间里到处都是现代和古典所碰撞出的独特视觉冲击力。




△一楼小客厅书房





的确,艺术品作为“陈设”,没有一件容易摆布。
另一方面,设计师理所当然的希望在空间中灌注自己对于“室内”的理解,毕竟“蝶居”仍旧是一座真正具备起居功能的家宅。
所以,空间、光线、家具、纺织品、花卉等等的一切,必定是萦绕人的生活展开。



由是以观,“蝶居”的雅致兼具清晰与温婉。在这里,所有的要素都井然有序、各安其位。
在被设计师精心构建出来的整体秩序中,无意间发现的处处惊喜与人融洽协和,在光阴的滋养中不断激发出了生存的诗意。





无疑,“蝶居”这种具有审美高地意义的项目可遇不可求,所以设计师倾注了巨大的心力。
因为我们说“蝶居”所塑造的乃是一种栖居的理想,是在理性的协调中涵养感性,让审美品位、想象力和喜悦感在空间中生长。

  • 完成日期

    2019年9月

  • 项目面积

    800㎡

  • 项目地址

    浙江,杭州

  • 主创设计

    池陈平

  • 项目摄影
     

    潘杰、赵易宏

更多项目
ONTO[OGY LAB有限公司©版权所有